逆流(选章)

编辑:冷面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6 06:37:20
编辑 锁定
作者若利斯·卡尔·于斯曼(Joris-Karl Huysmans, 1848—1907)是法国文学史上一个承前启后的关键人物,他早期参与了左拉为首的自然主义文学流派的活动,以一篇小说《背包在肩》而成为“梅塘集团”中的一个重要角色。后来,他因为小说美学、诗学倾向、宗教观念上的观点与左拉相抵牾,逐渐离开了自然主义流派。他发表的文学作品除《逆流》之外,还有《玛特,一个妓女的故事》(1876)、《瓦达尔姐妹》(1879)、《同居》(1881)、《顺流》(1882)、《那边》(1891)、《路上》(1895)、《大教堂》(1898)、《居士》(1903)等,被后人认为是19世纪后期法国文学中某种从现实、科学走向象征、神秘倾向的代表,受到后来一些现代主义文学理论家的推崇。
书    名
逆流(选章)
作    者
〔法〕若·卡·于斯曼
译    者
余中先
类    别
虚构 / 中篇
页    数
43页
提供方
世界文学

逆流(选章)基本信息

编辑
作者〔法〕若·卡·于斯曼
译者余中先
类别虚构 / 中篇
提供方世界文学

逆流(选章)导言

编辑
在他的前期作品中,《玛特,一个妓女的故事》以写实的笔法描述了当时法国合法妓院中的情景;《瓦达尔姐妹》则讲述了在巴黎一家书籍装帧工厂中工作的工人两姐妹的故事。《同居》讲述了小说家安德烈·雅扬的生活,他婚后发现妻子贝妲不贞,便离开她而前后与一个叫布兰雪的高级妓女和一个叫雅娜的女工同居。《顺流》讲述了一个受蹂躏的巴黎小书记员让·弗朗丁的故事,他始终在寻找精神上的幸福和物质上的舒适,却始终遭受挫折。以上作品,都因其高度写实的风格、直接描绘社会的主题而成为自然主义文学的有机组成部分。
到了于斯曼的写作后期,即以《逆流》一书为标志而告别自然主义流派之后,他的主题和风格大大地改变了。《那边》讲一个平庸的巴黎作家杜塔尔对可疑的历史罪人吉尔·德·雷斯展开的调查研究,这些研究引起了尚特露弗夫人的极度兴趣,她不久就投入了作家的怀抱,两人从此进入了撒旦的世界中。在于斯曼改宗期间发表的三部小说《路上》《大教堂》《居士》中,作者讲述了自己的宗教生活体验,这些作品明显地影响了后来一些法国作家的宗教信仰,如布尔热、贝矶、克洛代尔甚至莫里亚克等人。
《逆流》(À rebours, 1884)是于斯曼最主要的作品,也是法国小说史上一部毋庸置疑的杰作。小说写的是,主人公贵族后代德塞森特厌倦巴黎的生活,便幽居到离巴黎稍稍有些距离的郊区乡下,在那里过着一种被人们认为是“颓废主义”的生活。
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德塞森特在乡下隐居的日常生活,它没有连贯的故事情节,只是杂乱地、随心所欲地、充满细节真实地描写家里家外的各种事物,以及主人公看到这些事物时心中的种种联想。而这些联想,分别涉及到社会生活、艺术生活、私人生活的各个方面,体现出了作者对当时的时尚文化、传统的文明习惯、各种艺术的发展情况、各种风俗习惯的演进所作的个性化的价值评判,颇有一些“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味道。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本小说可以作为那个时代的文化百科全书来阅读。
《逆流》全书一共十六章。每一章各论一个主题。作为楔子的“说明”一章,追述了德塞森特的祖上家谱,以及他幽居之前的往昔生活,从第一章到第五章,分别写德塞森特乡间房屋的布局构造、家中的家具摆设、书房的藏书分类、一只作为装饰品浑身缀满了珠宝的乌龟的命运、家中收藏的莫罗等几位画家的作品;第六、第九和第十一章,分别涉及德塞森特对两位朋友的回忆,对自己恋爱经历(一个杂技女演员、一个会腹语术的女子,以及一段同性恋)的回顾和思考,一次计划未遂的伦敦之旅(同时漫谈英国的小说和绘画);而第七、第八、第十章,则涉及到宗教与信仰、鲜花与噩梦、香水与气味;最后从第十二到第十六章,分别以非宗教类藏书、病痛与不适、当代文学、音乐、金钱的统治地位等为主题。十六个章节,对应十六个以上的话题,于斯曼借德塞森特之口,大发议论,滔滔不绝,将自己不俗的见解一吐为快。这样的写法,在以往的小说中似乎并不多见,故意为之的仿佛就只有于斯曼一个人。可以说,于斯曼是用十六章的离题话,描写了一个隐居的文人德塞森特所经历的物质生活描绘和精神遐想阐发。用作者自己后来的话来说,这部作品的“每个章节都变成了一种特殊风味的酱汁,一种不同艺术的升华;它浓缩成宝石、香精、花卉、宗教与世俗文学、非宗教音乐和素歌的一种‘什锦’”。
关于小说的重要性,法国书评专家们编著的《理想藏书》是这样评价《逆流》的:“世纪末纨绔子弟德塞森特的品行与遭际。感觉世界的一次博学的、程序化的探索。小说词汇如香水一般精致细腻。”《理想藏书》竭力推荐《逆流》,把它选为最佳25本“法国小说”之一。
作者自己二十年后总结本书说:“《逆流》之后我所写的所有小说都能在这本书中找到萌芽。确实,它的那些章节只是后来各部作品的端倪。”
于斯曼心里很清楚,左拉一定会指责这本书偏离了自然主义道路:“他说我给自然主义带来了可怕的一击,我让流派误入了歧途,我用这样一本小说给自己破釜沉舟地自断了后路,因为不可能用任何一种文学类别来界定在这样一本薄薄的书中一鼓而穷尽的这一文类,而且,他很友好地——因为他是一个很正直的人——督促我迷途知返,把自己束缚在一种风俗研究中。”
当然,对于自己与左拉之间的美学思想分歧,于斯曼毫不含糊地认定自己的理由:“首先,是我体验到的那种迫切需要,要打开窗户,逃离一个令我窒息的环境;其次,是强烈的欲望,要打破偏见,打破小说的界限,让艺术、科学、历史进入小说,总之,一句话,只把这种形式用来作一个框框,让更严肃的内容进入其中。”
这里所选的部分占全书篇幅的四分之一。我们选了从作品开头一直到第五章,但没有选其中关于颓废文学藏书的那一章即第三章,因为在这一章节中,所列举的作家作品的名称太多,作者显然是在掉书袋。
因为翻译困难,国内多年来一直没有比较像样的《逆流》译本出版,译者试图通过这次翻译尝试,将《逆流》的风貌忠实地再现出来。[1] 

逆流(选章)作品信息

编辑
页数43页
首次发表《世界文学》2011年第6期
标签法国文学(8)/十九世纪(2)/颓废(2)/自然主义(2)/外国文学(67)/法国小说(6)
开售时间2012-03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