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宁头大战(解放战争期间战役)

编辑:冷面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7 17:16:14
编辑 锁定
古宁头大战[1]  又称金门战役古宁头战役,是发生在中国国共内战末期的一场战役,慈湖海岸线为其主要战场。[1] 
国共内战期间,国民党军队由于在三大战役中主力付之一炬,人民解放军渡江取南京、克上海后,稍事休整,嗣於1949年7月上旬入闽,第三野战军三野第十兵团由司令叶飞负责,先后发动了福州战役平潭岛战役漳厦战役金门之战等等。
金门战斗失利只是第二次国共内战末期一个小插曲,仅是暂时延缓解放军攻取东南沿海岛屿,并未影响全局。金门战役结束后,解放军用两个月就消灭败退西南的国军,东南沿海岛屿也在吸取经验的解放军逐步夺取。金门战役后半年,解放军随即攻占海南岛
名    称
古宁头大战
地    点
金门
时    间
中国国共内战末期
参战方
人民解放军、国民党军队
结    果
国民党军队获胜
主要指挥官
李光前
别    称
古宁头战役

古宁头大战历史背景

编辑
人民解放军连克要地、挡者披靡,以旋风之姿,
北山古洋楼 北山古洋楼
迅速夺取了闽北、闽南各城,但主要弱点在缺乏海战经验且无海、空军掩护作战。1949年6月以前,国民党军根本未在金门岛上设防。直到6月中旬,“厦门要塞司令部”才成立金门要塞总台,从这时起才开始在岛上构筑工事铺设通信线路。8月起,随着福建战事的发展,国民党军开始逐渐增强金门防御。首先8月初国民党军第二十二兵团率领所部进驻金门地区,其中兵团部、第二十五军军部及第四十五师守大金门,第五军军部和第二○○师守小金门,第四十师守大嶝岛。9月3日,国民党军青年军第八十军之第二○一师师部及第六○一、六○二团(第六○三团调往福建马尾)、战车第三团之第一营(欠第二连)担任金门防务。其中第二○一师由师长郑果指挥,在台湾由孙立人训练后,担任金西第一线的防务,员额装备较第二十二兵团部队整齐。九月中旬第五军(欠第一六六师)归还第二十二兵团建制,担任小金门防务。
10月15日人民解放军占领广州,10月17日厦门弃守,25日凌晨1点30分人民解放军开始登陆金门

古宁头大战处理方式

编辑
第一日:10月24日晚上九时,人民解放军第一梯次二十八军八十二师的二四四团、二十八军八十四师的二五一团、二十九军八十五师的二五三团和二十八军八十二师的二四六团三营分别在澳头大嶝、莲河登船完毕,原定于金门中央登陆,前进将金门一分为二。
25日人民解放军二四四团一度占领双乳山,天亮时遭国军装甲部队反击退败。在湖尾登陆的人民解放军二五三团占领观音山和湖尾高地,到二十五日中午被迫撤退,人民解放军二五一团冲出包围前进到古宁头,固守林厝,被国军十四师和一一八师强力反攻,负责反攻古宁头的国军十四师其上校团长李光前阵亡。
第二日:26日凌晨,人民解放军由二四六团团长孙玉秀率该团的两个连和人民解放军第八十五师的两个连增援。二四六团在湖尾登陆;另两连在古宁头登陆。二四六团的两连,天亮时突破包围,在古宁头和据守该地人民解放军会和,清晨六时三十分,国民党军第十八军军长高魁元指挥反击,一一八师从浦头以北海岸线向林厝攻击。林厝战况激烈是因为人民解放军据永久工事还击。九时多,国民革命军空军轮番炸射。人民解放军采取巷战,双方战况惨烈,十二时国民党军攻下林厝,十五时拿下南山。十一时,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罗卓英偕第十二兵团司令官胡琏到达金门战场,胡琏接手指挥。国民党军已三五二团于十五时攻入北山,一一八师师长李树兰以三五三团接替三五二团,偕同战车继续攻击任务。
第三日:午夜时分,人民解放军弹尽粮绝,突围到海边,一千三百余人困在古宁头以北断崖下沙滩,27日清晨国军猛攻,击毙四百余人,其余投降,上午十时,古宁头战役正式结束。又27日凌晨三时尚有人民解放军第二五九团第三连约三十余人,乘汽艇一艘到达古宁头北侧海岸,登陆后亦尽为国民党军所俘。据闻当时人民解放军28军副军长肖锋和政治部主任李曼村面对叶飞失声痛哭。叶飞报告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并报中央军委,请求予处分。
金门上的战斗直到28日才逐渐平息,零星战斗持续更长。此外金门岛上坚持战斗时间最久的是二五三团团长徐博,他在26日晚突出重围进入东部山区后,就一直隐蔽在北太武山的山洞中,靠挖食地瓜等植物充饥,等待解放军第二次登陆。直到1950年1月,即金门战役结束三个月后才被国民党军发现俘虏。

古宁头大战双方损失

编辑
古宁头战役解放军共有三批登陆,首批为10月24日晚的二十八军八十二师的二四四团、二十八军八十四师的二五一团、二十九军八十五师的二五三团和二十八军八十二师的二四六团三营,共十个建制营;第二批是10月25日晚的二十八军八十二师二四六团一营二连和两个机炮排,以及从全团抽调的30多名战斗骨干(共300多人)、二十九军八十七师二五九团三营的200多名战斗骨干(实际上岛100多人);第三批是10月26日晚二十九军八十七师二五九团一营二连的30多名(接应伤员撤退),合计9086人,其中船工、民夫约350人。
解放军登陆部队大部分牺牲,幸存投降者仅3900余人,其中营长6人、连长5人、指战员1人,大部被送至台中干城营房实施新生训练;其他官阶较高,如二五一团团长刘天祥是用飞机运回。国军战史称俘虏共军7364人,具体情况是二○一师俘虏1495人,一一八师俘虏3204人,十一师俘虏735人,十八师俘虏995人,十四师俘虏935人。两者之说法差异甚大。
解放军战史称毙伤国军9000多人,台湾军方声称,国民党军队共阵亡1269人,受伤1968人。[2]  阵亡最高职务的是十九军十四师四十二团团长李光前上校。但1953年台湾方面收敛金门、大二担、南日岛三次战斗的阵亡及病故人员共4,500具尸体,其中大二担、南日岛战斗的规模远远逊于古宁头战役,可以粗略估算古宁头战役国民党军阵亡人数约在3500人以上(结合国民党军自己公布的1267人,加上就地补入金门守军的解放军俘虏2000人,大致相当),负伤者估计在5000以上。

古宁头大战产生影响

编辑
在解放军渡江后,国民党军兵败如山倒古宁头战役规模并不大,只是师级规模,但其深远的影响,却远非普通的一场师级规模战斗可比。正因为解放军在古宁头战役的惨重失利,加上11月3日的登步岛作战失利,使解放军对登陆战的艰巨有深刻了解,解放军积极加强海空力量建设,而不敢像过去无知无畏的单靠陆军发起登陆作战。而国民党军则幸亏有这场弥足珍贵的胜利,否则难逃失败之境。陈诚谓之:“是共军渡江以来碰到的第一个大钉子”;
李宗仁谓:“金门守军奋勇应战,予以重刽,捷报传来,人心振奋,吾兄董督有方,将士用命,至足佩慰。希即传令嘉奖,查明有功将士,呈报国防部,分别奖赏,并盼再接再厉,晋建殊勋,无任企望。”战后发展
此战役后,守第一线的二零一师回台湾整补,而胡琏之第十二兵团则于12月1日奉命就地改为金门防卫司令部。汤恩伯代理总司令及李良荣兵团司令奉命赴台湾。第十八军军长高魁元一直做到“陆军总司令”、“参谋总长”、“国防部长”。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军事事件